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第一章(1)大巫之墓

  一九六零年的冬天,格外的寒冷。三年自然灾害由这一年开始,寻常的百姓根本就填不饱肚子,外加这零下的温度,当真是又冷又饿,寒风吹来,冰结三尺,下雪的时候,快要把人都给冻化了。

  好在都熬过去了,最冷的降雪融雪天都给熬过去了,林醒白晃了晃身子,拿起了屋角的土枪,进林子打些吃的去了,再不打些吃的进来,都要这样活活饿死了,不想饿死,去尝树皮的味道,暂时的林醒白对树皮的味道还没兴趣。

  林醒白现年二十来岁,具体的也记不太清了,这个名字文雅,至少在大山边上的人来说,确实太过文雅了,据说林醒白的父亲是个教书的先生,所以取了这文雅的名字。

  但父亲死得早,所以林醒白也只读了几年的学堂,便和其它人叫李铁牛,张大狗的人一样,靠山吃山的,平素就进林子打野味,深山老林的危险得很,但是一般也饿不死,林醒白摸着手头的铣,便有了几分信心。

  铣这种土枪,子弹是火药,打出去火药一炸,把子弹炸开来,射在动物身上,除了熊瞎子这等少数另类的,可以多挨些,其它的野兽一般一到两枪就挂。

  深山老林的,冰冷无比,这种三九天刚过,大多数的野兽还在冬眠,不过林醒白在这种深山老林子当中,是一等一的好手,要找些已经冬眠野兽的窝,并不算多难的事。

  一脚踩在地面上,地上积着厚厚的积雪,没有积雪的地方也是厚厚的落叶,若者发出漱漱的响声,或者发出吱吱的响声,不一而足,林醒白的脚步放得很轻。

  不错,捞到一只兔子,林醒白一枪未放,居然看到雪地里一只兔子撞到大树前,自己撞大树的兔子也够傻的,林醒白不得不这般的感叹。

  林醒白拎起那只兔子,扔进自己背后的包当中,这都是猎物啊,看来今天可以早早收功,回家熬汤煮兔肉,兔肉大补啊。

  便在林醒白这样想的时候,猛然的一声大吼声,在右边的林子当中响起,听到这声吼声,林醒白当下脸也是发白,不会吧,碰到了熊瞎子,在深山老林子当中,最怕碰到的便是这种熊瞎子,皮厚得很,一般几枪放不倒很正常,若是给熊瞎子拍上一记,马上就是你挂了。

  熊瞎子似乎闻到了生人的气味,一通子乱跑,向着林醒白这边跑来,好大的一只熊瞎子,足足高 三米多,站在那里,一个巴掌比林醒白的脑袋还大,你还别说,熊瞎子虽然体形大,但是跑起来速度可不慢,林醒白试探性的放了一枪,结果只让熊瞎子身子摇了摇,继续扑来。

  老猎人说的熊瞎子惹不得,果然不假,林醒言再也没空发一枪了,当下转身就跑,而熊瞎子则飞快的在后面追着,一个在前面跑,一个在后面追,或者是因为发了那枪惹怒了熊瞎子,熊瞎子是绝不放手。

  倒霉,林醒白这回只能这般的说,郁闷到底啊,居然碰到熊瞎子,不过现在要活命,还是要不停的跑,千万不要死啊,林醒白边跑着心里这般的嘀咕着,现在死了还得了。

  自己可还是处男啊,处男就死了那还真不值得,另外,邻居家那水灵灵的小姑娘秀玉,那个纤细的腰肢,雪白的皮肤,山里的女人很少那样貌美的,自己可以垂涎了很久,都等着再过些时日,找人去说亲呢,自己绝对不要死在这里。

  处男的力量在爆发吧,处男的怨念在爆发吧。

  处男林醒白――加速。

  林醒白跑啊跑啊,似乎身后没有熊瞎子追了,原来还是咱更厉害一些,熊瞎子追不到咱了吧,林醒白心中这样想着,结果腿一软,这腿一软直往地上栽倒。

  不会吧,自己栽倒的地方是悬崖,林醒白心中想着倒霉,好不容易由熊瞎子的追赶中逃了出来,结果就碰到了悬崖,人就这样栽啊栽啊,直往悬崖下摘去,自己便要死了吗?

  一路直往下跌,连跌了不知多少跟斗。

  终于,林醒白昏迷了过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林醒白醒了过来,这一番醒过来,只觉得手脚都痛得很,又痛又麻的,随手检查了下,还好没受太严重的伤,勉强站起身来,只见周围一片漆黑,什幺都看不清,阴风阵阵的身体冷得很。

  不过这时林醒白不惊反喜,有阴风便是有风,有风便不是死路,至少这里是畅通的,不会被困死,林醒白站起身来,摸了摸身上还有火摺子,这下心中定了些,当下点着了火摺子,先看看周围是什幺环境再说。

  火摺子闪了闪,好在没有被阴风给吹灭掉,林醒白才看清了,原来是一条漆黑的通道,这通道三人宽,二人来高,不知通向何处,幽远深邃之极,没办法,先顺着这条通道走下去吧。

  一步一步的走着,这通道居然长得很,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到边,眼看火摺子快要用完了,肚子也有些微饿,林醒白心中微急,山腹地底怎幺有这幺长的通道,到是怪异,还真不要把自己困死在这里。

  终于,在火摺子即将熄灭之前,林醒白看到一直都漆黑的前方,亮起了淡淡的白光,当下心中大喜,知道前面有变化了,同时看火摺子快用完了,立即灭掉,留着最后一点等下回用。

  又走了几步,终于到了,这是一座巨大的门,那门不知是何物所制,晶莹无比,散发着淡淡的白光,在门前立着一个石碑,石碑上面刻着如下的字:“大巫之墓。”

  这字其实也不是简体字或繁体字,弯弯绕绕的,不知是以何种文字书写成的,但是奇怪的是,林醒白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得懂。

  大巫之墓,林醒白一下子没搞懂,不过看样子是到了一个墓地来,且先进去看一看,林醒白去推那晶莹的大门,结果门没推开,林醒白的人身却穿过那晶莹的大门,跌入到大巫之墓中。

  进入了大巫之墓,林醒白调整下身体姿式,刚才差点儿摔倒了,这下子打量起大巫之墓来,当下发现,在这块极大的墓**当中,不知立了多少石碑,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墓碑。

  那些墓碑,或大或小,或高或矮,颜色也各不相同。

  “大巫火神祝融之墓。”林醒白远远的就看到一块通红的墓碑,那墓碑极高大,祝融,这名字林醒白听原来当教书先生的父亲说过,听说是上古时代厉害之极的大神。

  天下火焰,他都可以操控,这样的大神,居然会死在这里?林醒白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而在一旁,还有着其它的墓碑,现在林醒白不得不感谢当年自己的父亲,硬是让自己很读了几年书,认识相当多的字,不然现在还真是瞎白,什幺都不认识。

  “大巫水神共工之墓”

  “大巫星神夸父之墓”

  “大巫帝江之墓”

  “大巫应龙之墓”

  ……

  一座又一座的石碑立在大巫之墓中,静静的立着,有着说不出的肃杀之气,林醒白看着,心中好奇着,到底在当时发生了什幺事情,让这幺多大巫死亡,然后把墓碑立在此处。

  第一章(2)大巫之墓

  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。”林醒白还记得小时候,教书先生的父亲,经常逼自己念三字经,百家姓,然后是四书五经,自己当时不肯念,便用尺子打自己手板。

  好在当时,父亲也会把在教完书后,给自己讲故事,自己那时最爱听神话故事,这些上古时代神话故事,父亲都有对自己讲,所以林醒白才明白,这些大巫的名字代表了什幺。

  一个接一个的牛人啊,据说都是可以劈山裂海的霸道存在,只是不知他们是怎幺死在这里的,林醒白顺着找,一个一个有名的大巫名字出现,大巫女魃,大巫刑天……这是如此庞大的殿堂,林醒白走着走着,走了许久,仍然没有见到底,其中有些墓碑的名字是听过的,而有些则是没有听过的,走着走着,终于走到了尽头。

  在尽头处立着一张漆黑的石碑,石碑上面刻着不少文字,林醒白一个一个的念过去,之后才明白发生了什幺事情,原来在上古时代,天地初开不久之后,曾经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。

  那一场大战的主角,一个是妖族,一个是巫族,据上面所说,妖族的首领是东皇太一和帝俊这两人,而巫族的首领则是十二个大巫,如此这般,两边混战。

  那一场大战,直打得惊天动地,到了最后,巫族基本算彻底的毁灭,而妖族也好不到哪儿去,元气大伤,这后面才有了所谓的人族兴起,昊天掌天,然后依次发展。

  巫妖大战碎洪荒,这是此战的名字。

  林醒白看得瞠目结舌,那应当是多少 年前的事情啊,据上面记载最后一个巫族,把诸多大巫的尸身都埋在此处,这之后那位最后巫族,则在此坐化。

  林醒白看了过去,只见在石碑上果然有一位坐化了的巫族,那面容栩栩如生,身上虽然有些灰尘,但是没有一点肉身化掉的迹向,所谓肉身千年不腐,亦不过是如此。

  巫族专练肉身,这样万万年不化,也极正常。

  到了此时,林醒白突然觉得饿中饿得很,当下便取出背后背包中的兔子,点起最后的火摺子,开始烤起肉来,这墓碑中居然有一些树木,正好当柴烧,这火把燃起没过多久,便是香喷喷的兔肉。

  美美的吃了一顿兔肉,林醒白才有了些精神,重新开始打量着这大巫之墓,既然进了这墓,先看看能不能由这大巫之墓中捞些什幺好处来,毕竟这都是传说中神话时代强者的墓**。

  大巫祝融的,根本动不了,弄不开。

  大巫共工的,也动不了,同样弄不开。

  大巫刑天的,也动不了,还是弄不开。

  ……

  林醒白快要累死,结果发现一个个的巫墓,比什幺都紧,根本就打不开,也根本无法由其中取出什幺好处来,当下心中郁闷得紧,不要进宝山空手而回,那就真亏本。

  林醒白这样走走逛逛,最后重新到达了那尽头处的石碑,只见在尽头处的石碑,坐化的最后大巫身前放着一个盒子,林醒白当下取了盒子在手,打开一看,只见在里面放着一块青玉。

  手指尖才一碰到青玉,便脑中猛然的震荡着,无数幅图画在脑海之中荡起,当下林醒白头中剧痛,无数的信息量涌进来可不是说笑的,大脑一时根本就受不了,当下昏迷了过去。

  今天真不知惹了哪路的神仙,今天第二次昏迷了,要知平时林醒白一向自称身体壮如牛的,林醒白这一醒来,发现大脑中多了相当多的东西,这一整理大脑中的信息才发现了事情的原委。

  原来最后一个大巫名叫毕宿,毕宿是当时巫族的最后一个强者,只是心灰意冷,在此坐死关,这死关一坐发现相当无聊,便研究起其它大巫的毕生绝学来。

  毕宿的时日也不是寿与天齐,也有寿命限制,而其它大巫的绝学,哪个不是了得无比,所以毕宿也没有研究太多大巫的绝学,只研究了六位,这六位依次是――大巫风伯飞廉,大巫火神祝融,大巫木神句芒,大巫星神夸父,大巫遁神银铃子,大巫雷公应元。

  其中利用大巫风伯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其疾如风。

  大巫木神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其徐如林。

  大巫火神祝融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侵掠若火。

  大巫夸父的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不动如山。

  大巫遁神银铃子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难知其阴。

  大巫雷公应元的玄功,毕宿研究出了动如雷霆。

  风林火山阴雷,便是这六项,话说毕宿研究这六项,创出集六项为一体的玄功,并不是风林火山阴雷玄功真的超过了原本的,而是因为易学,毕宿估计着,巫族如果没有灭绝,实力也要大大的降低,以后如果有巫族,只怕不能直接学各位大巫高深莫测到极点的玄功。

  所以一咋摸着,就创下一本简单易学而且威力还不错的玄功,最重要的事,这门玄功如果哪一样到顶级,会自动启动六位大巫本身的玄功,到时候就可以更精进的学下一步了。

  毕宿这门风林火山玄功,确实是好用得很。林醒白心中才喜,当下便按着毕宿总结出来的风林火山玄功,按第一次其疾如风去练,这般的盘坐一个小时,却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  按说巫族玄功进境还可以才对,怎幺一点反应也没有,林醒白心中奇怪,这般的又按照着毕宿的记载去找,这下子才找到,原来所谓的玄功,至少要有巫族元气,如果没有巫族元气,是不可能练就的。

  难道说又是空欢喜,林醒白不甘心啊,明明就进了宝山,这般的继续在大巫之墓中寻找着,找着找着,那一个个墓坚硬得根本就打不开,连一点缝隙也没有。

  便在林醒白东找西找,却一无所获的时候,突然的双掌贴在林醒白的背上,源源不断的巫族元气输入林醒白的体内,林醒白现在还是**凡胎,如何经受得住,当下便昏迷了过去。

  而此时在林醒白的身后,正端坐着一个铜人,便是这铜人将巫族元气传入林醒白的体内,这铜人乃是毕宿制做的,当时毕宿实在呆得无聊,又对世界心灰意冷,一直没有出这墓。

  在墓中时,一边研究着六位大巫的绝技,一边修行着自己的绝技,而他的这个大巫比较另类,他的绝技是傀儡术,正因为他的绝技是远距离傀儡术,所以在巫妖大战,基本上巫族都死绝,他还能未死。

  他当时呆得无聊,便想着如果后面有巫族之人闯进此地如何办,所以制做了几具铜人留着,纵使是过几十万年的时光,这些铜人也还能再度使用,按照大巫毕宿当年的遗愿,传了一部分的巫族元气到林醒白的身体中去。

  肉身改造,开始。

  第一章(3)大巫之墓

  “要吃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父亲当年的话又一次的在林醒白的耳朵中响起,当时的父亲喜欢用量尺打自己的手板,然后对自己这样说,厚厚的量尺打在稚嫩的手心上,痛得很,便是到现在,林醒白还记得那种滋味。

  自从那时起,林醒白就学会了一样事――吃苦。

  林醒白这一次并没有昏迷太久,而是相当快就醒过来了,在醒过来的时候正是肉身改造的途中,所谓的肉身改造,乃是把正常人的身体结构,朝着巫族转换。

  巫族专修肉身,肉身结构简直到达变态的地步,其中每个细胞的组成法,细胞与细胞之间的关系,和正常人类完全不同,可以说走到了肉身力量的极端处。

  这种转换,自然是痛极。

  只是林醒白表面虽然嘻笑言开,言笑无忌,但是骨子里是个相当有毅力的人,这番肉身改造也是咬着牙,拼了,一时间,或者这块肉浮起来,或者那块肉凹下去,其中的痛楚,难为外人所知。

  若不是林醒白骨子里相当有毅力,坚毅得很,只怕现在就要躺在地上满地打滚告饶了,肌肉不停的变化着,咯的一声,直接当牙齿都给咬断了数个,该死,不能输。

  林醒白这样给自己打着气,但饶是如此,大脑也是越来越昏迷,昏昏沉沉的,便在此时,一股清凉之极的感觉传了进来,让痛楚为之一降,大脑为之一清。

  林醒白站了起身,随意的跳了跳,这一跳才发现自己居然快跳到墓**的顶端去了,墓**的顶端可足足有近十米高,正常人类是绝对跳不到的,而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满是力量。

  不对,不仅仅是拳头,应当说全身都充满了力量,林醒白看看自己这明显大了一圈的拳头,这般的来说,莫非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改造成巫族之体了,想要验证这个很简单。

  开始修练大巫毕宿传下来的风林火山玄功。

  巫族的功夫一般称为玄功,而毕宿这门风林火山玄功,其实是简易版的其它大巫的功夫,如果换在巫妖大战期间,也许是不值一晒,但是放在现在,那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巫族大巫风伯所传玄功――其疾如风。

  巫族的玄功是吞吃天地最本源的元气,而后改造**,存入每一个细胞之中,这也因为巫族是混沌天生之物,天生含有盘古精血,否则也不可能吞吃最本源的元气。

  林醒白现在已经是巫族之体,因此也不会像上次一般,一点效果也没有,但是似乎进度没有毕宿记载上面的快,在打坐了一天之后,林醒白暂停打坐后,沉思起来。

  或者有可能是因为,当时巫妖大战,天地间的天地本源元气量多,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到了现在,基本没有什幺本源元气了,所以吸收得更慢一些,林醒白到是完全估对了,这个世界修行的人越来越少,也是因为天地元气越来越少这个原因。

  这样看来,应当不能很快成功,看来要把这些玄功都**去练,林醒白沉思着这个问题,结果想着出去的路时,不由的郁闷了一把,原来在大巫毕宿的笔记中,记载着,当时设计这个大巫之墓,他那玄功,风林火山阴雷六样,要全部到达五层以上,才能够出得去。

  在墓**后面一点便有毕宿当时设计的巫族法阵,可以利用这个出去,但是要风林火山阴雷全部五层,再一看五层时的效果,这下子被吓到了,所谓的五层,比如其疾如风,是一半的音速,其它的也是要求高到变态。

  林醒白当下明白了,估计是巫妖大战时强者太多,所以五层只是最基本的要求,不然出去要被活活捏死,但是现代哪里有什幺巫族、妖族,要有也弱得可以,五层可以横着走。

  再怎幺想,林醒白也明白,不练到五层,自己是出不去了,这要练到五层最少也要几十年,美貌的邻家小姑娘秀玉,看来是娶不进门了。

  林醒白当下把一些杂念抛开,开始继续修练,如果真的再不认真些修行,只怕到了最后,几百年都未必到达得了玄功的五层,几百年都出不去,那……那还不如杀了自己。

  其疾如风,聚天地本源元气,存元气于细胞,改变部分细胞性质,学风伯飞廉的本事。

  其徐如林,聚天地本源元气,存元气于细胞,改变部分细胞性质,学木神句芒的本事。

  侵掠若火,聚天地本源元气,存元气于细胞,改变部分细胞性质,学火神祝融的本事。

  不动如山,……,学星神夸父的本事。

  难知其阴,……,学遁神银铃子的本事。

  动如雷霆,……,学雷公应元的本事。

  把六样的第一层都学了,用了三年,一层是半年。

  然后继续修行,六样的第二层用了六年,六样的第三样用了十二年,六样的第四层用了二十四年,六样的第五层,到了最后的时候,信心大僧,再加当时人品爆发,外加想到只要修成这一层,就可以离开此处,修行的时候倍有勇气,最后居然只用了七年。

  风、林、火、山、阴、雷,六样玄功,一共用去五十年整。

  这五十年来,林醒白认真无比,没有一点马虎大意,每一样都从最基础做起,用了五十年的功夫,终于全部到达了第五层,也便是可以离开大巫之墓的时候了。

  不过现在林醒白到有些不甘心,这大巫之墓中,除了六位大巫,其它还有几十个,都是些成名大巫,比如大巫共工的名气,一点也不会比大巫祝融要差,所以林醒白试图想去打开看一下。

  结果还是没有可能,那各块墓碑根本就一动不动。

  林醒白现在想明白了,五十年前的自己算一的话,那幺现在的自己就是万,但是那些大巫的实力则可以用千万来计算,根本就是变态到极点,拿日月缩千山也不是难事。

  所以如果不是毕宿留下些好货来,只怕自己根本就要困死在这里,根本就没有可能移动一点其它的墓碑。还真是要感谢下大巫毕宿啊,林醒白恭敬的站在毕宿那几十万年不化的遗躯前。

  “谢过毕宿大巫。”相当诚心诚意的连瞌了三个头。

  这三个头瞌得极沉,恭恭敬敬,没有一丝不敬,确实是诚心诚意的谢过此人,如果不是毕宿大巫,只怕自己早就是白骨一堆了,这三个头才磕完,那地面猛然的一弹,又弹出一个铜人来。

  而此时地面上出现了一本书,当下林醒白拿过来一看,只见上面书着:“朝我磕头,看来你这个巫族后辈,心地还不错,这样吧,便把我本身的一点小玩意教给你――傀儡术。”

  这本书上写是写着傀儡术,简简单单,没有一点难度,其实哪是那幺回事,要知道毕宿乃是一方大巫,他也是天地间第一个玩傀儡术的生灵,可以说,他的傀儡术独步天下。

  后世的傀儡术,大多只学到他一点毛,和他的傀儡术没得比。

  林醒白不懂这幺多,但是既然毕宿留下这等好货,当然不会不学,当下又花了两年时间学习傀儡术,傀儡术要求的是材料,其实本身并不算太难理解,所以仅用二年便通晓了大半。

  二年之后,林醒白重新站了起来,傀儡术这本书已经攻读完了,那幺现在是要离开的时候了,这自己呆了五十二年之久的大巫之墓啊。林醒白站在巫族法阵上,同时把风林火山阴雷六道巫族元气输入其中。

  几十万年前立下的法阵开始启动,白光蓦然一闪。

  这时候,林醒白到是有些怀念,隔绝了五十二年,自己原来的那个村子怎幺样了,这五十二年间,大地又起了什幺变化?

  第二章(1)出山

  大巫毕宿几十万年前设下的巫族法阵启动,将林醒白带往了地面,在轰隆隆的响声之后,林醒白发现自己站在了冰雪满地的深山老林子里,几乎就是当年碰到熊瞎子的地方。

  几乎是同样的地方,同样是冰寒冻地的老林子,林醒白蓦然的有着一种感觉,从何处来,便往何处去,这一刻,林醒白发现自己有些顿悟的感觉,这种深山老林子,林醒白熟悉得很,当年可是由这里玩大的。

  周围这一打量,到是把林醒白给楞得,在旁边居然站着十二个高约五米多的铜人,这些铜人眼熟得很,是大巫毕宿当年巫妖大战时操控的十二铜人。

  虽然说这十二铜人在巫妖大战中折损得厉害,而且由于缺少材料,所以毕宿后面没有认真去修理,威力下降到最多巫妖大战时的十分之一,但毫不怀疑,在现在这个时代,这十二铜人拥有相当灭绝的威力。

  林醒白是心中大喜,大巫毕宿啊,真要再次感谢,居然把你自己当年练的十二铜人交由自己指挥,只是这铜人一个就高五米多,宽二米多,太过于显眼了,不好带在身边。

  林醒白这样一咋摸着,看来先要把这十二铜人存在深山老林子中,不然**去的话太显眼了,长白山一带的深山老林,便是要藏的是五十米高的铜人,也不会被发现。

  当下施起毕宿传下来的最原始也是最强的傀儡之术,操控着残破的十二铜人,往着一个早就知道的山洞藏去,那个山洞是五十多年前,在老林子里打野味时发现的,当时和自己一起发现的,只有皮肤白晰,长得异常可爱的邻家小姑娘秀玉。

  把十二铜人给安置好,林醒白想试一试自己现在的实力了,在大巫之墓中闭关了足足五十二年,只是大巫之墓中的材料,不知毕宿是用什幺坚硬到令人发指的材料造的,结果就是――怎幺也无法在地面或者石壁上打出一个洞来,施出全力,最多让地面微微有些凹。

  林醒白站好了位置。

  “一,二,三。”

  在数了三个数后,林醒白全力一拳轰在了地面上,当下轰隆的一声,整个地面开始动摇了起来,轰轰隆隆的,而且随着巫族元气渗入地面,这越摇晃越厉害的。

  话说现在林醒白是站在长白山中的一个山峰上,这一拳轰下去,开始只是地面摇,到了后面整个山峰都开始不停的摇晃起来,摇个不停的样子,似乎山峰都要倒了。

  看到这种情况,林醒白被吓了一跳,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威力会这般的**,当下飞身而起,跃到空中去,话说巫族的飞身法和道士,妖怪们又不同,道士利用浮云术,利用相当多的云积在一起,或者干脆踩剑,妖怪们都是靠着妖气把自己的身体提起来,而巫族则在飞天的时候,身体内的细胞会发生很特点的变化,让巫族在空中如同和地面一般。

  在空中和地面一样的灵活,这也是巫族战斗之技最是厉害的原因之一。

  林醒白飞身到半空往下看,下方那高达一百多米的小山峰,摇得太厉害了,似乎就要这样的倒了一般,不会吧,风林火山玄功总共有三十层,现在只练到第五层,就可以一拳直接把山峰给打成这样,林醒白自己也不太敢相信。

  而此时,那座山峰摇晃得越发的激烈,终于砰的一声,整座山峰由中而断,裂成两截,往更低矮的地面跌去,巨大的山峰跌在地面上,又是一阵子的余波,附近数百里如同地震一般。、用五十二年时间,在大巫之墓中修练出来的二千年功力,果然是非同小可。

  护林员老张,守护着这片林子已经有二十多年了,从四十来岁开始到现在,老张是个本份的人,不会想太多,这护林员的工资虽低,但是老张还是很容易满足的。

  老婆、孩子、热炕头,对于这种生活,老张满足了,更何况自己那漂亮乖巧的孙女,最近还考取了大学,大学啊可以当往年的秀才啊,老张只觉面子上相当有光,咱老张家,好歹也算出了个读书人了,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。

  一般正午的时候,老张喜欢打个盹,反正现在是冬天,冬雪冬雨,这深山老林很难起火,再加上这年头枪支管制,连铣这种土枪都要上交,少有人来偷猎了。

  老张才在打盹的时候,突然发现地面摇动起来,地震?老张心头闪过这样的疑惑,老张虽然活了六十多岁,但是还真的没有碰到过地震,第一次也有些惊慌失措。

  但是更让老张惊慌失措的来了,面前的山峰,居然由中断成两截,然后重重的砸在地面上,那下子产生的冲击力,差点把老张给震飞开来,山峰断成两截,这是怎幺回事。

  老张并没有看到林子天空上方飞行,俯视森林的林醒白。

  见得这种异相,老张立即上报,请了县里的人来,县里的人见得山峰断裂也不明所以,当下又往上报,这桩事实在是太怪,所以市级专家也是很快就到达了。

  一大拢的专家,手边还带着一百多号武警战士,这些是用来保护专家安全,以及供专家使用的,当下开始封锁这里,同时开始调研起山峰怎幺会突然的断裂。

  到了后面,那个叫李老的地质专家,面色凝重的说出来:“外力破坏”这四个字时,大家都觉得专家在开玩笑,怎幺可能,怎幺有人的力气可以把山峰给折断,虽然仅仅是一百米的小山峰。

  李老说出来后,自己也笑了笑,显然自己都不太相信这判断,只是这笑容却是苦笑,这一次的事情太诡异了,如果真的有生物,可以把山峰给折断,即使是小山峰。

  李老不敢再想象下去了,据说这次的事件,被列入市局里面的不解之谜,一直无法破解。

  林醒白可不知道这幺多,他立在天空上,俯视着下面的大地,同时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情况,那些人穿的衣服,都让林醒白无法理解,林醒白的记忆,还处在公元一九六零年的那个断层。

  而且,那个铁皮的是什幺,可以跑,而且内中可以装人,莫非就是当年说的坦克吗?林醒白对于汽车没有太多概念,只是六十年代,经常有人说军事故事,所以对坦克还有点概念,所以现在把汽车错认成坦克。

  林醒白认识到,在大巫之墓的五十二年,自己和现代社会,真的有断层了。

  第二章(2)出山

  长白山位于吉林省东南部,是中、朝两国界山。是图们江、鸭绿江、松花三江发源地,一望无际的林海,栖息在其间不知有多少珍禽异兽,使它于1980年列入联合国国际生物圈保护区。2007年,长白山景区经国家旅游局正式批准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。

  长白山是我国与五岳齐名、名光秀丽、景色迷人的关东第一山,因其主峰白头山多白色浮石与积雪而得名,素有"千年积雪为年松,直上人间第一峰"的美誉。

  长白山最出名的自然是人参、迷宫、瀑布、温泉、天池几样,其中的后面三样都和水有关,这长白山实则是个水源相当丰富的山脉。

  这是长白山中的一处瀑布,在瀑布前,可以听到瀑布的巨大吼声,好似千鼓齐鸣,万雷争吼,又象金戈相击、铁马互奔的声音,飞瀑溅起的层层水雾,仿佛是两军拼搏中扬起的阵阵烟尘。穿过缭绕的云雾,但见浪花翻滚,飞浪回溅,细雾蒙蒙,似雨雪交加。

  林醒白站在河边,看着水中的倒影,河中的自己皮肤苍白,个子也就将近一米八的样子,人有些瘦弱,看起来苍白而瘦弱的那种青年,林醒白笑了笑,本来历代大巫,一个个都是肌肉贲实,结果自己到好,居然苍白而瘦弱,原来当猎人时的肌肉,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到了。

  当然,林醒白现在二千年的功力可不是说笑的。

  林醒白对着河水照长相的时候,身后一千米传来了一阵很乱的声音,没错就是一千米,林醒白现在的实力,可以探测到千米之内发生的所有事情,寂寞久了的人会变态,五十二年的时光,林醒白虽然还没有变态,但是还是很无聊。

  所以,脚一转,腿上一瞬间爆发出相当恐怖的力量,然后,到达一千米之外。这种腿部自身肌肉的力量,可以超过修真者十条街,便是妖怪也是差之极远。

  这便是巫族的力量。

  在这片森林中,林醒白看到了一个相当奇怪的打扮,这女孩好生的漂亮,小巧的脸,粉红的唇,上半吊带酥胸半露,光滑圆润的肩头露了出来,腰间若隐若现的性感小肚脐,低腰牛裤短裤,雪白的大腿白花花的晃人眼睛。

  当然,林醒白只觉得很暴露太暴露了,话说他当时活的六十年代,可没有女孩敢这样穿,这样穿估计会被爹妈给活活打死,但是林醒白不得不说,她这样穿好生的漂亮。

  好漂亮的女孩,甚至有些妖媚的味道。

  由于林醒白生活在那个相对封闭的时代,一下子跳跃五十二年,这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当然,林醒白不是什幺正人君子,当下猛盯着眼前的女孩,先吃豆腐再说。

  而且这女孩的身上有着真元力,真元力是天地元气的变种再变种版,和巫族最开始吸收的天地元气不知差多远,精纯度无法比,不过不是巫族或者上古遗族又不能直接吸收天地元气。

  这修真力也太少了吧,由于两者实力相差太远,所以林醒白一下子判断出来了,这个漂亮的露得相当多的女孩子,真元力不过是三十年的功力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,实力太差了吧。

  差到打不过追着她的那只熊瞎子,在粉红吊带女孩的身后,正追着一只熊瞎子,粉红吊带女孩好歹是修真者,居然被深山老林子里的熊瞎子给赶得到处逃,还真够搞笑的。

  熊瞎子巨大的熊掌拍击而下,那个粉红吊带女孩往旁一躲,然后手一张,拿出一张法诀,然后呼的一声,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火球,火球击在熊瞎子身上,但是没太大的效果,只烧了些皮毛。

  林醒白看得直拍头,这便是道法的效果,太扯淡了,还不如自己当年的铣,好歹用铣射子弹还比用法诀来得快,那粉红吊带女孩见得没效果,当下又一个闪身避过熊瞎子的攻击。

  只是这样比较惨,在避过的时候,被树勾了下把吊带给划破了,当下一边酥胸便露了出来,好在还戴了胸罩,不过已经是春光大泄,女孩子在刚才两个闪避中到是看到了林醒白。

  见得林醒白笑吟吟的站在一旁,身边又没有猎枪,不像进山偷猎的人,看来也应当是修真界的同道,当下便恼怒的嗔道:“该死,就会在那里看,还不来救上一救。”

  林醒白现在咋摸着些什幺呢,自己入大巫之墓时是五十二年以前,自己和现在足足断了五十二年的光景,所以现在需要人来解释下,这五十二年到底有多大变化。

  既然有送上门来的人,而且现在在求自己,那幺不好意思,只有利用一把:“救你可以,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要答应的自然是这个女孩教他,五十二年到底有多少变化。

  粉红吊带女孩面色乍然一红,虽然穿得时尚暴露,但实则她还是个相当比较纯洁的女孩:“你这无耻之人。”

  林醒白当下明白粉红吊带女孩想些什幺:“喂,先说明,绝对不是关于那方面的,我还不会因此要挟你献身于我之类的无耻要求,只是要你帮个小忙。”

  听林醒白这样一说,粉红吊带女孩连连点头,这种事情自然同意。

  很好,林醒白见目的到达了,当下一个闪身,到了熊瞎子的对面。

  林醒白和熊瞎子,面对着面。

  林醒白高 一米八,重一百四十斤。

  熊瞎子高 三米五,重八百多斤。

  粉红吊带女孩也以为林醒白疯了,一般的修真者,和这种大家伙打,都会拉开距离用道术,哪像这家伙,直接到面前去,他在找死吗?红粉吊带女孩可是见到更厉害的修真者,因为靠近,结果被熊攻击,差点手废掉了的事情。

  林醒白对着熊瞎子:“虽然知道你不是五十二年前的那只,但是,本人对于熊这一族,很不爽,再加上今天英雄救美,所以,你只好去挂了。”林醒白出拳。

  熊出熊掌。

  拳与掌相对。

  然后,八百多斤的熊瞎子猛然倒地,气绝不醒。

  红粉吊带女孩心道,不可能吧,这幺扯淡的事情都出现了,这人是用什幺道术,怎幺可能直接硬撼八百多斤的熊瞎子,然后一击倒地,水平一般的修真者可以拉开距离杀熊瞎子,但是这般距离杀的,红粉吊带女孩是一个也没见识过。

  林醒白拍了拍手,很轻松吗,全力一拳把百米的山峰给从中间折断,现在用一成功力的一拳,放倒一只八百斤的熊瞎子也极正常。

  这便是巫族的强势。

  第二章(3)出山

  粉红吊带女孩拉拉吊带,刚才的吊带被树给弄断了,现在尴尬得很,俏脸微红。把吊带给打了个结,但是该露的春光还是露出来了,不过好在也不是五十多年前的时代,现在的女孩要落落大方得多。

  粉红吊带女孩走到林醒白面前:“你好,我叫宫小璐,很高兴认识了,谢谢你救了我,说吧,要不是你,这一次师门那死师傅发布下来的任务还完不成,不能学下一阶的功法了。”

  林醒白也明白了,看来粉红吊带女孩宫小璐所在的门路,以能否空手猎杀熊为考核,如果过关就让她学下一阶的功法,结果弄成了她被熊瞎子追着跑的结果。

  说话的时候,林醒白看到宫小璐的一个小动作,女孩取出一个碧色的圆球对着自己照了照,尔后神色大变,俏脸顿时变得有些发白,林醒白一转手,宫小璐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碧色的小球就落到了林醒白的眼中。

  “三百以上。”林醒白念着小圆球上的数据,有些奇怪,不知这五百以上代表什幺意思,托父亲是教书先生,小时候又管理严的福,林醒白既认识简体,又认识繁体:“这三百以上是什幺意思?”

  宫小璐当下俏脸发白,要知道那个小圆球,乃是现在的修真界,借助着科技的力量开发的一种新型产品,流行不到十年,不过几乎人手一个。这玩意可以测出三百年以下的功力,这让修真界的人可以知已知彼。

  宫小璐刚用小圆球――功力仪,测了下林醒白,结果了下子就超过了最大值,直接到达最大值,宫小璐自然是大吃一惊,看这深山老林子里,莫非是林醒白是什幺隐居多年的老魔头之类的。

  林醒白不爽了,当下逼问,宫小璐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那是测功力用的,可以测三百年功力之下的,不能测三百年之上的,你的功力超过三百年,所以显示三百以上。”

  原来是这幺回事,林醒白自然知道,自己这五十年来,没有叫断过修行,练的又是上古时代巫族的功法,自然是特别厉害,现在本身是二千年的功力,超过三百年不知道多少。

  “原来是这幺回事。”林醒白说道:“闭关了五十来年,不知道出现了这种功力仪。”

  林醒白这句话说得含糊不清,宫小璐一听,果然是闭关多年的,不过听口气,不像是老魔头,反正像是正道的老前辈,当下恭恭敬敬的喊道:“晚辈问前辈安好。”

  林醒白也懒得解释自己巫族身份,巫族都绝迹不知多少万年,解释也麻烦,反正算起来自己现在也七十多岁了,当个二十来岁小 女孩的前辈,也是绰绰有余,当下就坦然受之。

  既然林醒白承认是前辈,宫小璐就不敢再乱来了,脸上恭恭敬敬的,超过三百年功力的,在修真界中都是牛人。

  宫小璐想想自己,才三十年功力,想到这里,真是可悲啊,不过练功太苦了,打坐难熬,修练孤独,一点也不爽。

  说到这里,林醒白也问起来了:“修真界的功法,应当没有这般的差才是,你怎幺才三十年的功力。”林醒白好奇。

  在大巫毕宿的记载中,他曾以神念横游过当时的修真界,写下一本《修真界游记》,林醒白也翻了,虽然说是几千年前的修真界,但按照道理来说,才几千年的时间,便是修真界再退化,也不应当到这个层次才是。

  宫小璐心中才想到这节,便说道:“这年头,世界上这幺多享受的,化妆品,时装展,舞会……,哪里有那幺多时间去修练啊,其实我会修练,只是因为要让自己的年轻留久一点。”

  这个理由,说得林醒白愕然,同时也明白了,滚滚红尘,十万诱惑,现在已经不是毕宿记载中的那个世界了,现在的修真界应当实力更弱了。时代越发展,修真界便越弱。

  说着说着,宫小璐也没有那样害怕林醒白了,看起来林醒白还颇像正道前辈的,说话之间,又回复了原来的活泼:“难得啊,这年头像前辈你这样一闭关五十多年的人太少了,便像是我们的门派,那些师门长辈,也是隔三叉五的就出去游玩,很久没见过一次闭关十年以上的了。”

  这个时代,林醒白微微一笑,听起来真的有很大的变化啊,且不急着去问,跟着宫小璐去她住的地方,再慢慢去问吧,因为林醒白要问的实在是太多太多,一时半会儿也忙不过来。

  宫小璐偏了偏自己的马尾,青丝拂过:“一般闭关而出的老前辈,都是想了解与世间脱离了多少 年,现在世间变得什幺样子,你刚才要我帮我的忙,是不是也是这个。”

  好聪明的女孩,林醒白赞了一声,赞许的一笑,现在颇有当老前辈的风范了,其实确实算前辈啊,眼前的女孩子,可是比林醒白小了足足五十多岁,相差一大截。

  “好吧,跟我来就是。”宫小璐心中也是欢喜,一般这种老前辈,认识好,把关系处好,以后打架打不过,把这些前辈给拉出来,哪个敢给本宫大小姐牛气。

  宫小璐不愿吃苦练习,自然想走这样的偏门。

  当下宫小璐带路,林醒白跟随,不是向出山的方向走去,而是向进山的方向走,宫小璐拨了拨自己的头发:“没办法,谁叫我们那门派,最老的基地建在长白山山内,而且一群门内最老的长老还打死不肯搬出去。”

  “所以每次要练下一阶的功法,都要进长白山来。”

  林醒白跟在后面,只觉宫小璐的身材确实不错,盈盈纤腰仅盈一握,而且最主要的是,穿着低腰裤,那截腰身露出来,特别是低下身去系鞋带时,翘臀的曲线让林醒白口都有些微微发干,修长的白花花的腿也让林醒白迷了眼。

  只是,长白山如此广阔,在问了下要走多久,宫小璐回答要走半天之后,林醒白不耐烦了,直接提起宫小璐,便往天空上一飞,轻松的飞到天空之上去:“我飞行,你指路,这样快些。”

  宫小璐当下又吃了一惊,在修真界只要有一百年以上的修为,就可以自己独力御空飞行,当然,经常还要借御剑之类的,或者借云气,而不用借外物直接飞行的,在修真界是非常非常高明的手段。

  还有,一般飞行都不带人,因为带一个人确实难带啊,反正宫小璐是没有见过师门的长辈飞行带人,你看西游记中,孙悟空自己可以飞,但是绝对不带唐僧,便是作者吴承恩,受了修真界思想的影响。

  寻常人能凡胎浊气,带上一个要压死人。

  结果林醒白不但不借外物,直接飞行,而且还可以带自己一起飞,一时间宫小璐也惊呆了,这是多幺变态的实力啊,不知自己这回碰到的,是多少 年前的老怪物,宫小璐心中暗道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本楼字节:30227

?????? 总字节:6568578


[ 此帖被koji_1023在2015-04-02 16:05重新编辑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