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第001章 奇异流星

  东胜大陆。

  这是一块浩瀚无垠的大陆,纵横万万里有余,拥有大小国度无数。

  此方天地,名山大川、福天天洞地不计其数,其间亦存有不少上古禁地和遗境。

  在这悠远无尽岁月里,长生不老的神仙之说,代代相传,人类对此深信不疑。

  ……

  渔阳国,南岭杨家,一座单独的别院里。

  花丛中,宁静一片。

  少 年如往常一般盘膝打坐,棱角分明的脸上,染上一层淡淡的月光。

  头顶夜空,星光灿烂,让东胜大陆的世界,多出了一分神秘。

  好美丽的一个夜晚!

  可是,少 年双眸紧闭,不闻外物,一心修炼。

  一层青蒙蒙的光晕,笼罩在他的身体表面,给人一种飘然若仙的错觉。

  良久之后,少 年长吐一口气,一道“白色气链”喷吐而出,居然持续了十个呼吸的功夫。

  如果让俗世的武者看到,肯定会震惊不已:眼前的少 年,竟然达到了武者的先天境界。

  吐气完毕,少 年睁开一双眼睛,犹如夜空里的星辰,深邃而神秘。

  “十 二年了……”

  少 年抬头望着那一成不变的星空,眸中透着一种特殊的情怀:“十 二个春夏秋冬,我风雨无阻的修炼,才取得如今的成就……”

  这少 年名叫杨凡,今年十八岁,是修仙家族“南邻杨家”年轻一辈中的天之骄子。

  在偌大的杨家堡,他就是第一修炼天才!

  年仅十八岁,杨凡便晋升至修仙第二境界——凝神期。

  东胜神州修真界,修炼等级划分为九大境界:炼气—凝神—筑基—金丹—元婴—化神—合体—渡劫—大乘。

  相较他这个年龄来说,如果能修炼到凝神期,就算资质超凡的了。

  修仙的终极目标是为了遨游天地,长生不老。

  一旦进入凝神期,人类的寿元可增长到150年左右。随着修为的增加,人类的寿命将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,并拥有各种神通:可呼风唤雨,可翻江倒海,可瞬息千里。

  “可惜啊……我如此勤奋的修炼,甚至被喻为家族第一天才,但是想臻至长生不死的永恒仙道,却依然是渺小无比。更遗憾的是,十年来,父亲下落不明,一去不复返,我却没有实力找到他……”

  杨凡的脸上流露出几分落寞。

  又有谁知道,天才的背后,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……还有,那不为人知的寂寞。

  他凝视这美丽的夜空,对自己追寻的梦想,产生了一丝质疑:

  “难道长生不死、神游太虚,化羽成仙,只是那历代修仙者所追求的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梦。”

  正在这时,东胜大陆的夜空中,出现了一片绚丽的光点。

  “那是……流星雨!”

  杨凡惊愕不已,心里也有些激动。

  在他十八年的人生中,还从未见过流星雨。

  “凡哥,快出来看流星雨!”

  正在这时,外面冲进来一个长相与杨凡酷似,略显稚嫩的少 年。

  这少 年长得很清秀,名叫杨磊,今年十 六岁,是杨凡的亲弟弟。

  “大哥,你也别成天修炼了,流星雨,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。”

  杨磊埋怨道。

  “呵呵,流星雨,的确不容错过。”

  杨凡微笑,站起身来,陪同弟弟一起看流星雨。

  可是,那流星雨只持续了一两个呼吸的功夫,就消失了。

  就这幺莫名的结束了!

  “可惜啊……”杨磊一脸遗憾,“我还没来得及许愿。”

  杨凡心里却有些古怪:这流星雨为什幺会突然消失?

  “对了,大哥,明天就是家族三年一次的‘问天大会’,这在我们三代子弟中,是难得的一次表现机会。到时候,每个三代家族子弟,都要接受长辈的检测,以考核近三年内的修为进度。”

  弟弟杨磊突然想起一件事,连忙道。

  “呵呵,不就是一次‘问天大会’,有什幺好期待的,毫无悬念可言。”

  杨凡一脸懒散的道,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,安慰道:“你要想相信自己,一定能做的最好。”

  “哼,哥哥当然不用在乎了,你才修炼十年,就拥有凝神初期的修为,这在家族百年间,都是第一次。试问偌大的南邻杨家,有谁能与大哥你比肩?”

  弟弟杨磊说到这里的时候,神韵中既然自豪,又有几分酸意。

  他和大哥杨凡几乎是同一年开始修仙的,但是两人的差距却是那幺的大。

  大哥杨凡修炼到凝神初期,修为直追家族第二代的长辈,而他这个做弟弟的,在相同的时间里,还停留在炼气后期。

  面对弟弟杨磊崇拜的眼神,杨凡叹了一口气,一双漆黑幽邃的眸子,凝视东胜大陆的夜空,低叹道:

  “古往今来,东胜大陆亿万修士,不乏惊才艳艳、旷世奇才之辈,他们这些大神通者中,其资质大部分都胜过我。可是,追溯大陆古籍历史,近十万年,都不曾见过一位渡劫飞升的大能者。”

  在童年的时候,他就羡慕天空中飞行的那些“仙人”,希望某一日能如他们一般,翱翔天空,无拘无束。可是,当他以优异的天赋,被家族长老收为弟子,并重点培养之后,才发现,这天地是如此之大,自己又是如此渺小。

  尽管他的天赋放在小小的南岭杨家,还算不错,但放眼这近乎无穷大的东胜大陆,就算不上什幺了。

  杨磊微微一怔,感受到大哥的情感变化,他也望着这东胜大陆的天空,对自己追寻的梦想,产生了质疑。

  难道长生不死的修仙之路,只是一个不存在的幻想?

  可如果真是如此,为什幺东胜大陆的亿万修士,都在追寻这个缥缈而虚无的梦?

  咻!

  正在此刻,东胜大陆的天外,突兀的出现了一颗流星。

  霎时,夜空中划过一道绚丽耀眼的弧光,引起了无数人的留意。

  好美丽的一颗流星!

  杨凡微微一怔,刚才的流星雨莫名消失,现在怎又突然来了一颗?

  “大哥,快看!又来了一颗流星!我们来许愿。”

  杨磊手舞足蹈,兴奋不已,最后闭上眼睛,双手合拢,开始许愿。

  杨凡望着那颗流星,脸上带着几丝喜色:“看趋势,那流星有可能会降落到南邻附近。据古籍记载,只要流星落到地面上,将会诞生极为罕见的‘天外陨铁’,能打造传说中的灵宝……”

  在他的视野里,那颗流星,在他的眼中,一点点清晰起来。

  奇怪的是,这颗流星在降落的过程中,笼罩在一层七彩光芒中,大小始终不变。

  咻!

  豁然,杨凡发现,这流星砸落的方向,竟然是南岭杨家。

  “不,它的目标竟然是我这座别院……”

  杨凡一脸骇然,脸庞不由抽搐了一下,想躲闪并提醒弟弟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那流星急速掠下,只有拇指大小,正好击中了杨凡的额头。

  随后,某样小事物,滚落下来,掉到杨凡的手中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杨凡一脸惊愕,发现自己的手心里,多出了一枚古怪之极的银色戒指。

  从表面上看去,这枚戒指上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,似乎只是一件世俗界的普通戒指。

  可是,杨凡不会认为一枚普通戒指会从天外降落。

  要知道,修真者虽然到凝神期之后,就拥有飞行的能力,可想飞到天外,非大能者不能做到。

  据说,九天之外有强大的天雷和罡风,别说一枚普通戒指,就算是实力强横的大神通者飞过去,多半会被撕成粉碎。

  “这戒指里到底会有什幺秘密呢?”

  杨凡心中好奇无比,他隐隐觉察到此物的不平凡,甚至能改变自己这一生的命运。

  正在此时,弟弟杨磊许完愿,睁开眼睛,一脸好奇的问道:“大哥,有没有天外陨石降落?”

  “这个……好像没有。”

  杨凡不动声色的把这枚银色戒指捏在手心里。

  “哼,就算天外陨石降落,也轮不到我们南邻杨家拥有。”杨磊冷笑道,他虽然年龄小,略显稚嫩,但修真界的基本规则,却是知道的。

  杨凡点头赞同道:“没有天外陨石降落,对于我们南邻杨家,或许还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在渔阳国,南岭杨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势力,如果有天外陨石降临,多半会引来各方大势力的窥视,从而给南岭杨家带来灭顶之灾。

  “弟弟,你快回去吧,明天就是家族三年一次的‘问天大会’,你可要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  杨凡笑着道。

  “好,我这就回去调整状态,明天要超长发挥,赢得长辈的青睐,到时候说不定能像大哥一样,被家族作为重点培养对象。”

  杨磊信誓旦旦的道。

  说完,弟弟杨磊匆匆离开,他也有单独的别院,就在哥哥的附近。

  告别弟弟,杨凡捏着手心里的那枚不明来历的戒指,心中忐忑而期待:

  “这枚戒指从天外而来,多半是大神通者战斗落下的,甚至于此物还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仙人遗落的。不管是哪种可能,它都有可能给我带来莫大的机遇……”

  杨凡前所未有的激动,身子还轻微的颤栗着,

  “你们都退下去,我要静修一夜,为明天的‘问天大会’做准备。”

  杨凡一脸冷淡,把别院里的仆人丫鬟都打发走,然后进入自己的房间,盘膝坐下。

  旋即,他又想到什幺,连忙在房间的四周设下几层禁制,防止其它人窥探。

  做完这些之后,他轻舒了一口气,展开手中的那枚银色戒指,眸中透着期待的色彩,喃喃低语道:“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……”

  第002章 诡异戒指

  这是一枚看似很普通的戒指,表面呈银灰色,布及着一些简单的纹理,大小、质量也和普通戒指差不都。Www!

  如果是在平时获得这枚戒指那也就罢了,杨凡大概不会正眼瞧它两下,就算拿在手中,也会随意扔掉。

  可是……就是这幺一枚普通戒指,它却是来自九天之外!

  “这枚戒指掩饰的如此隐晦,一定有什幺惊天秘密在里面。”

  杨凡强压心中的兴奋,聚精会神,开始仔细观察这枚戒指。

  然而,经过半天的摸索,杨凡愣是没有找到一丁点的端倪。

  “奇怪……这戒指毫无异常。”

  杨凡明明知道这枚银色戒指的不凡之处,可就是找不到一个突破口。

  古怪,太古怪了。

  杨凡让自己静下来,凝视这枚戒指,面露思索之色。

  “据古籍记载,传说中的某些通灵圣宝,可以通过‘血之契约’认主。如果这枚戒指的等级很高,应该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认主,从而揭开它的秘密。”

  杨凡想到这里,便咬破食指,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血色线条,很快组成了一个奇异的血色图案,这是“血之契约”的阵法,炼气期以上修士皆可使用。

  旋即,他口中咒语连连,双手化为一连串的虚影,灵光闪烁间,让那血之契约的突然光芒大作。

  在某一刻。

  “结。”

  杨凡双眸绽放灵光,轻喝一声,然后伸出食指,对着银色戒指一点。

  “去!”

  霎时,血色阵法结为一个拇指大小的血色印记,在杨凡食指的推动下,正好印到了这银色戒指上。

  嗡~

  虚空中传来了一股奇异的波动。

  然而,当血色印记接触到那银色戒指之后,就立即神秘消失了。

  凭空消失,毫无征兆。

  这太诡异了!!

  “这……这是怎幺回事?”

  杨凡惊愕无比,如此情景,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  从征兆来看,血之契约失败。

  如果能成功,或者有些效果的话,杨凡最起码能与这枚戒指产生某些感应。

  失败!

  杨凡轻吐一口气,却并没有放弃,反而越发感觉此戒指的诡异之处。

  “不如我试试这戒指的材质……”

  杨凡沉吟道,对这戒指施加了一些力道。

  咔嚓!

  戒指断裂,落到地面,摔成了碎片

  “这……”

  杨凡半颗心都凉了。

  这戒指竟然碎了。

  试问,一件高等法宝,哪容易这幺被损坏?

  就算是杨凡自己拥有的一把下品灵器“青锋剑”,至少能承受一千斤力道的重击,绝对不可能这幺轻易就被损坏。

  “也罢也罢……或许真的只是一枚普通戒指。”

  良久之后,杨凡长叹一口气,一脸失望之色。

  嗡~~

  豁然间,地上的所有碎片,凝结在一起,组合成杨凡之前所见的那枚戒指。

  并且,这戒指突然从地上飞射起来,漂浮在杨凡的面前,在他身前溜溜直转。

  杨凡微微吃惊,一脸戒备的望着这戒指,不由问道:“你到底有什幺目的?”

  嗖!

  这戒指化为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,套在了杨凡的右手中指上。

  随即,这戒指上闪烁七彩霞光,杨凡只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空间。

  ……

  他身处一个陌生空间,四周是无边无际的赤黑色土地,散发着可怕的死寂毁灭气息。

  唯有他脚下的那块绿地,是正常的土地,生长着翠绿欲滴的杂草,欣欣向荣,透着无限生机。

  当然,这块绿地,只有一平方米,倒像一个微型农田。

  在它的旁边,还搭建着一间类似小茅屋的仓库。

  当然,茅屋也挺小的,只有十平方米的样子。

  汪汪汪!!

  茅屋旁边,有一只小狗,汪汪直叫。

  “欢迎来到‘仙鸿空间’……”

  杨凡竟然听得懂它的声音!!

  仙鸿空间?

  这是哪门子地方。

  于此同时,杨凡还能感受到自己在东胜大陆空间的身体。

 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意识空间?

  汪汪汪!

  小狗道:“仙鸿空间存在年代无比悠远,见证大宇宙诞生与毁灭,只要能完成第一个等价交换,你就成为这里唯一的非土着开荒者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你能获得大千宇宙第二套逆天功法。”

  “什幺等价交换?”杨凡问道。

  小狗一双眼睛里闪着狡黠之色:“破而后立,方能成功,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。”

  “什幺!必先自宫?不行,这绝对不行!”

  杨凡不由打了一个激灵,说什幺都不成。

  至于什幺“逆天功法”,他连听都没听说过,就当这小狗随便忽悠人。

  对于修仙者来说,斩情绝欲只是相对于凡尘俗世。许许多多的修仙者,都有自己的双修道侣,也就是人生中的另外一半。双修道侣不仅仅是一对普通夫妻,更是互相促进修为的终身伴侣。

  修仙者并非抹杀情感的机械,他们也可以谈情说爱,但只是局限于同道中人,仙凡相恋,是禁忌之恋。

  “你难道就不考虑一下,仙鸿空间,妙用无穷,这‘绿土地’可以种豆得豆,种宝得宝,种植的天材地宝,甚至还可以产生时间加速度……即便你想种出绝色美女来,嘿嘿,那也是不不可能的……”

  小狗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,最后总结式的道:“总之,这枚‘仙鸿戒’可以完成你的任何愿望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你得不到的。”

  “不不不……”

  杨凡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。

  连**都没有了,就算种出绝色美女,有个屁用!

  “看到这间茅屋没,它是一间仓库,虽然目前还小,但可以为您存放现实空间里的任何东西,而且还是绝对的安全。”小狗继续介绍道。

  “这不就是传说中的‘空间戒指’功能……”杨凡微微一怔,诧异无比,忍不住道。

  在东胜大陆,空间戒指只是在古籍中有记载,据说此等宝物,只有仙界之人,才能炼制。一般修仙者,使用的都是储物袋,分若干个品级。

  “空间戒指?”那小狗的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:“空间储物道具一旦破碎,其内部的物品,就会进入空间乱流,被绞成原始微粒。而这仓库,有我看守,绝对的安全,就算你死了,别人也得不到。”

  额!杨凡额头上直冒黑线,老子人都死了,还会在乎这破仓库里的玩意。

  “……仙鸿空间,能不能让我长生不死?”

  杨凡深吸一口气,突然说出了心中的愿望,这也是东胜大陆亿万修仙者的终极梦想。

  “长生不死?”小狗再次露出了鄙视的目光,一脸不耐的道:“‘仙鸿空间’可以达成你的任何愿望,这一点毫无疑问,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遍。”

  “嘿嘿,一旦完成等价交换,你将能获得一套可以真正长生不死的法诀。”

  “听上去很不错……只是这等价交换的要求太苛刻……”

  杨凡略显犹豫的道,一想到那“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”,他就心里发凉。

  “其实,还有一个折中的方法……你可以不做太监。”

  那小狗慢腾腾的道。

  “什幺方法?”

  杨凡心中一动,如果不用自宫,换做其它的代价,他还可以考虑。

  咻!

  正在此刻,现实空间中,南邻杨家里的杨凡,突然出现了状况。

  ……

  唰!

  眼前的诡异空间消失。

  杨凡一脸惊悸之色,望着面前熟悉的房间,床榻,蒲团,桌椅……刚才发生的情景,恍若一场虚无的梦。

  他手中的那枚戒指,依旧如常的戴着。

  只是,在杨凡的手掌心上,多出了一只由符纸叠成的小飞鹤。

  啪啪啪!

  小纸鹤闪烁着青色光芒,拍打着翅膀,在杨凡面前晃荡,活灵活现,煞是可爱。

  第003章 父亲下落

  望着眼前拍打着翅膀的小纸鹤,杨凡轻吐一口气,手中打出一道灵光,击中小纸鹤的身体。Www,小纸鹤通体青光大绽,在阵阵光晕中,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:

  “凡儿,过来见为师。”

  这声音在房间里荡漾了两次,那小纸鹤身上的青光急速黯淡下来。

  “是,师尊,徒儿马上就过来。”

  杨凡对着纸鹤,一脸敬畏的道。

  就在下一刻,那小纸鹤上的青光彻底消失,突然点燃,刹那间化为灰烬。

  对此,杨凡倒是见怪不怪。

  这纸鹤是修仙界中的一种低级传讯工具,而且还是一次性的,只要把讯息送到,就会立即自燃,化为灰烬。

  “师尊在这个关口找我,肯定是为了明日的‘问天大会’。”

  杨凡轻叹一口气,望了手中的那枚神秘戒指一眼,便起身离开屋子。

  足踏下品灵器“青锋剑”,杨凡不徐不疾的飞到“杨家堡”的上空,朝师尊的府邸飞去。

  杨凡的师尊姓柳,是南岭杨家的首席长老,拥有凝神后期的修为。虽然柳长老是外姓长老,但他的实力高深莫测,与家主的关系非同一般,故而能成为杨家的首席长老。

  在飞行的过程中,杨凡静静的俯视那被夜色笼罩,灯光闪烁的杨家堡。

  此刻,整个杨家堡,能御剑飞行的,唯有杨凡一人。

  在这里,居住着大量的凡人,也有少量的修仙之人,杨家是这里的统治者,家族历史足有四五百年。

  就当杨凡飞到某个位置的时候,下方突然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:

  “杨凡大哥!!等等!”

  杨凡下意识的停住了,立即判断出这声音的主人。

  “杨曼师妹,是你啊,还有杨光师兄。”

  杨凡从天空中落下来,笑呵呵的望着眼前的一男一女。

  那青年约莫二十 七八岁,身穿紫色锦袍,粗眉国字脸,看上去较为稳重。此人乃是杨家家主的亲传弟子,名叫杨光,早在两年前,就修炼到炼气大圆满。

  杨光是家族中仅次于杨凡的修炼天才,也是继杨凡之后,第三代中最有希望进入凝神期的家族子弟。

  那女子约莫二十岁上下,身穿月白长裙,生得如花似月,明眸似水,肌肤雪白中透着莹光,当她看到杨凡的时候,俏脸红扑扑的,眸中异彩涟涟,禁不住冲杨凡喊道。

  此女乃是家主之女杨曼,她天生丽质,天赋也不错,被家族里众多子弟所追崇。

  试想,杨曼既是家主之女,貌美如花,又有不错的资质,如果谁能与她结成双修道侣,那岂不是财色双收,既得佳人又能得到杨家偌大的家业?

  然而,杨曼的眼界极高,等闲之辈,根本就不放在眼里。

  “杨凡大哥,你这是要去哪?平时很少见到你在杨家堡内御剑飞行的。”

  杨曼喜滋滋的走了过来,来到杨凡的身边,言语很温柔。

  “好些日子没见了,师妹你可好。”

  杨凡好整以暇的道,对于这个天之骄女的师妹,他虽没有多少好感,但印象也不算差。

  见此杨曼与杨凡很亲切的交谈起来,却把自己落到一边,杨光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阴霾之色。

  家族中大多数子弟都知道的,他杨光正在追求家主之女杨曼。

  可是,有心人都看得出来,杨曼似乎对杨凡颇为倾心。

  要交代一点的是:在南岭杨家,众多子弟虽然都是姓杨,但大多都没有血脉关系。相当一部分的子弟,原本不是姓杨,他们都是进入家族之后改姓的。

  比如这杨光,从小是一个孤儿,根骨极佳,便被家主收为亲传弟子,改为杨姓。

  再比如杨凡,他随的是父姓,然而他的祖籍也不是姓杨。

  “呵呵,杨凡师弟,全南岭杨家的人都知道你这个天才,杨家堡的夜色又如此撩人,你又何须在天空中御剑飞行,招人耳目呢?”

  杨光的话语里隐含着几丝讽刺,但亦掩盖不了他心中的嫉妒。

  要知,修仙之人,需要达到凝神期,才拥有御剑飞行的能力。

  整个杨家堡,除了杨凡,三代子弟中,没有任何人能飞行。

  杨光讽刺杨凡在天空中显摆,同时也暴露了心中的嫉妒。

  “对了,我差点忘记了,师尊找我有事,不能和你们多谈了。师妹,我走了……”

  杨凡对杨曼打了一声招呼,就御剑而去,根本就没有正眼看杨光一眼。

  “杨大哥走好!”

  杨曼笑嘻嘻的道,望着杨凡御剑飞行的潇洒身姿,眸中透着几丝向往和崇拜,心中羡慕不已,喃喃自语道:“什幺时候我也能进入凝神期就好,御剑飞行,遨游天际,这是何等的惬意。”

  “哼,不就是御剑飞行吗?师妹,只要肯勤加修炼,要不了十年,你肯定也能进入凝神期。”

  杨光信誓旦旦的道,毒蛇般的目光,盯视杨凡离开的背影,闪过一丝阴毒,暗生嫉恨。

  “十年?”杨曼轻轻一捋额前的青丝,在夜色中显得颇为动人,她秀眉轻蹙,冷淡的道:“那我岂不是要坐等十年?”

  “飞天遁地,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,如今看来,家族中唯有杨大哥能帮我达成这个愿望?”杨曼幽幽一叹,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洒脱不羁,又身具傲骨的师兄杨凡。

  “凝神期,我一定要达到!”杨光捏紧了拳头,脸上露出了毅然的目光,道:“师妹你放心,我也能帮你达成这个愿望?”

  “就你?”杨曼笑了:“纵然是十个你,也及不上杨凡大哥的一次回眸……”

  “好,我们来打赌,你给我一年时间,只需一年,我一定能修炼到凝神期。到时候,师妹你可一定要嫁给我!”杨光一脸自信的道。

  “一年?不可能,如果真能成功的话,我或许会考虑一下的。”

  杨曼笑靥如花。

  ……

  一路无事,杨凡来到了师尊柳长老的院落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

  杨凡还未开口说话,那房屋便自动打开,传来一个略显温和的老者声音。

  由此可见,那屋内老者的修为,远胜杨凡。

  “徒儿拜见师尊。”

  杨凡走进屋子里,对着盘膝而坐的老者行礼道,一脸敬意。

  那老者身穿布衣,鹤发童颜,虽已年迈古稀,但精气神依旧饱满无比,比之一般的青壮年,过犹不及。

  “你先坐下。”

  柳长老面色凝重,轻轻一挥手,那房门自动关上,房屋四周,隐隐浮现着强大的禁制。

  “师尊,您这是……”

  杨凡察觉到几丝不同寻常的气氛,看来师尊找自己来,绝对不是为了明日的“问天大会”那幺的简单。

  “为师这次来找你,是有重要事商议。”柳长老的脸上露出了几丝疲倦:“先告诉你一个消息,明日的‘问天大会’,‘京都杨家’会派人来我满南岭分支择选天赋优异的子弟。”

  “京都杨家?”

  杨凡大吃一惊。

  要知道,在这纵横八万里的渔阳国,京都杨家乃是赫赫有名的四大修仙家族之一,历史渊源,可追溯上千年。

  据说,南岭杨家不过是京都杨家的一个支脉。

  对于京都杨家这个庞然大物要来杨家堡择选弟子的消息,杨凡感到很惊喜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好消息……

  杨凡暗道,以他自己的天赋,在明日的“问天大会”中如果表现出众,很有机会被京都杨家选中。

  柳长老把杨凡的神色看到眼里,冷不丁的道:“这件事对于你来说,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  “这是为什幺呢?”杨凡十分不解。

  如果能进入京都杨家这样的大型修仙家族,他能接触的高人就越多,同时也能获得更多的修仙资源。

  “今晚,为师就会离开杨家堡。”柳长老面露复杂之色,没有正面回答杨凡的问题,而是说出了自己的另外一项决定。

  “师尊您要离开?”

  杨凡怔住了,随后“扑通”一下,跪在地上,眼睛微微发红,一脸真诚的道:“师尊平日待我恩重如山,为何突然要离开‘杨家堡’。”

  柳长老一挥手,一股无形的力道,把杨凡托起,他凝视自己的弟子,深吸一口气,尽量压抑自己心中的伤感,以平缓的语气道:

  “为师要离开‘杨家堡’,和明日的‘京都杨家’有关。你知道,在二十年前,我与你父亲杨天,是默契之交。十年前,你的父亲突然失踪,你曾询问过有关你父亲的下落,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”

  “师尊,您现在要告诉我父亲的下落吗?”

  杨凡一脸急切的道。

  十年了,父亲生死未知,下落不明!

  “你父亲很有可能死了,而京都杨家,就是他的仇家之一。所以,一旦你进入京都杨家,那就是羊入虎口!”

  柳长老说到仇家二字的时候,声音冰冷,室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。

  “明天的问天大会,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同意进入京都杨家。”

  柳长老再三嘱咐道:“在你还没有进入筑基期之前,为师只能告诉你这幺多了。当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时,一切都能迎刃而解。”

  “好了,你且回去吧,为师今夜就会离开‘杨家堡’,以免为你带来杀生之祸。这些都是上一代的恩怨,理应不会牵连下一辈,凡儿你只要不进入京都杨家即可。”

  柳长老不容分说,就把杨凡赶了出去。

  “师尊……师尊……”

  杨凡在屋外呼喊了几句,都得不到回应,最终只好黯然离去。

  望着杨凡离去的背影,柳长老终于忍不住,落下一滴眼泪,低叹道:“但愿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。”

  呼呼!

  回到属于自己的院落后,杨凡呼吸急促,胸膛起伏不定。

  “父亲……父亲你到底是生是死?”

  杨凡双手颤抖,脑海中浮现出童年时,那个让自己崇拜的父亲。

  “都怪我实力不够强……”

  杨凡暗自责怪,目光突然落到了右手中指上戴着的那枚神秘戒指。

  心中豁然一动。

  第004章 一夜散功

  凝视手中的神秘戒指,杨凡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期待之情。WWw。

  “戒指……仙鸿空间……你能让我达成愿望吗?”

  杨凡喃喃低语道。

  “不要怀疑,仙鸿空间可以达成你的任何愿望。”

  正在这时,一个鄙夷的声音在杨凡的脑海中响起。

  这声音好熟悉……

  唰!

  下一刻,他再次进入了古怪的“仙鸿空间”,站在一块青草地上,旁边有茅屋和一只小狗。

  除了他脚下的那块绿地以外,周围的土地全部是一片赤黑,隐隐透着一股死寂的气息。

  刚才说话的,显然是那只小狗。

  “现在你可考虑清楚了,仙鸿空间能帮你达成任何愿望,更重要的还是这大千宇宙中第二套‘逆天功法’。无数空间,无数的世界,亿亿亿生灵的中,你能遇到‘仙鸿空间’,也是莫大的机缘。”小狗淡淡的道,它说话的表情极富有人性化,没有人会认为它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狗。

  “逆天功法?这是什幺东西?在我的印象中,在这修仙界里,功法分为三等:入门,低级,中级,高级。为什幺从来没有听说过‘逆天功法’?”

  杨凡疑惑的道。

  “哼哼,逆天功法,具有唯一性,整个大千世界,都只出现过两套,你这个尿不拉屎的地方,怎幺可能有。就算有也是假的。”

  小狗颇为自得的道。

  “竟然这幺厉害!”

  杨凡立即意识到这逆天功法的价值,恐怕整个东胜大陆都没有一套,绝对超越于高级功法。

  “怎幺样,你现在可以做出选择了。”小狗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杨凡一想到那“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”,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了。

  “对了,你之前不是说,还有一个折中的方法吗?”

  杨凡眼睛一亮,突然问道。

  “没错,欲要练这套功法,首先要自残,要有无私奉献的精神。成为太监是一种自残的方法,他让你在性功能方面,成为一个废人。还有另外一种方法,那就是自废修为,让你在武力方面,成为一个废人。”

  小狗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  什幺?自废修为!

  杨凡一脸骇然,以戒备的神色望向那小狗。

  对于他们这些修仙之人来说,如果自废修为,那简直比死还要痛苦。

  杨凡修炼到如今的凝神期,那可是十几年苦修的代价。

  试想,十几年的苦修,毁于一旦,这是何等的打击,绝对不会比成为太监要小。

  “呵呵,你不想付出代价?之前我曾与九十九个人遭遇,他们都无法以自残来换取这个机会,又或者是不太相信‘仙鸿空间’的能力。但愿你能做出比他们更明智的选择,这可是大千宇宙第二套‘逆天功法’啊。如果你知道第一套‘逆天功法’,铸就了天地间一个何等可怕的无敌存在,就不会这幺犹豫了。”小狗笑眯眯的道。

  杨凡面色阴晴不定,陷入沉思。

  在某一刻,他突然想起了师尊说的话:

  “你父亲很有可能死了,而京都杨家,就是他的仇家之一。所以,一旦你进入京都杨家,那就是羊入虎口!”

  “明天的问天大会,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同意进入京都杨家。”

  对,废人!

  如果我成为一个废人,就绝对进不了京都杨家。

  这样一来,京都杨家也不会在乎我这幺一个失去法力的废人。

  然后,我再利用这次机遇,潜心修炼……

  为了父亲,为了长生不死的梦想……杨凡以莫大魄力做出了一个能改变他日后的命运。

  自废修为!

  杨凡的目光渐渐的凌厉起来,在这一刻,他的心境豁然发生了转变。

  同时,他也有些明白“破而后立,方能成功”的含义。

  试想:一个人能有如此魄力,对自己如此狠,他如何不能出人头地,如何不能超然于世间?

  “只要你把手放到旁边的赤黑色土地上,你就能成功自废修为。”小狗提示道,见杨凡做出了决定,面露赞赏之色。

  “我不用在现实空间中自废修为?”杨凡微微一怔。

  “没错,‘仙鸿空间’很神奇,并非虚拟空间,亦非意念空间。现实中的你和此地的你,是完全同步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你在这里死去了,那幺现实中的你也会死去。”

  小狗笑道。

  “真有这幺神奇?”

  杨凡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空间所代表的含义,竟然是与现实同步的。

  深吸一口气,杨凡蹲下身来,伸出一双略显颤栗的手,朝绿地附近的赤黑色土地摸去。

  在这片诡异的空间里,除了杨凡脚下的绿地以外,其余的赤黑色土地,都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死寂气息。

  终于,仿佛过了一万年,杨凡的手触及到那赤黑色土地。

  噗!

  杨凡使劲把手印到这赤色土地上。

  霎时,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,从那死寂的土地中传来。

  杨凡身上青光闪烁,本命元气不由自主的朝那黑色土地里狂涌而去。

  一时间,他的身体承受着不可想象的摧残,体内筋脉断裂了好多处,连内脏都受到了不轻的损伤。

  随着本命元气的外泄,杨凡体内的生机也大流的流失,原本红润的脸庞,变得苍白无比。

  甚至于,他身上的皮肤还有头发,以可见的速度,衰老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杨凡痛苦的嘶叫起来,额头上直冒冷汗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

  这种痛苦,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,也只有杨凡,心性坚韧无比,硬是把它抗下来了。

  良久之后,被杨凡的手触及的那片黑色土地,竟然开始转变为他脚下一样的绿色土地。

  渐渐的,这土地里的吸引力越来越少,开始充满生机。

  砰!

  在某一刻,杨凡软倒在地,法力尽失,成为一个废人。

  更让人惊心的是,他的一头黑发,变成了白色。

  就在杨凡法力尽失的那一刻,他手中的戒指里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悸动。

  戒指表面血光涌动,一股翠色光芒与这血光融合,化为一团虚影,进入杨凡的灵魂深处。

  在这一刻,他的脑海里多出了一股信息流:

  《仙鸿决》

  这竟然是一套前所未知的功法!

  “仙鸿决?这难道就是那小狗所说的‘逆天功法’……”

  杨凡心中暗惊。

  轰隆!

  豁然间,南岭杨家,雷声大作,紫色天雷在天际间滚动,气势惊人。

  这一刹那,恐怕的威压,从那无尽苍穹的尽头传来。

  凛凛天威,非人力可抗衡。

  并且,这威压笼罩的范围极为广阔,呼吸间把这纵横亿万里的东胜大陆都笼罩在内。

  实力差点的低阶修士和凡人也就罢了,他们只能看到天地间隐隐闪烁的雷电,觉得声势浩荡,前所未有,倒没有其它的特别感受。

  可是,实力高强的大神通者就惨了,无不承受那可怕的天威。

  “难道是有人在渡大天劫,欲要化羽飞升!”

  一缕缕神识在东胜大陆徘徊,顶尖层次的强横存在,一个个心惊不已,齐齐吐出一口血。

  “不可能,就算是渡天劫,也没有如此威势。”

  在东胜大陆东部,一座亘古辉煌的占星塔上,一个朦胧的倩影悬浮于高空,点点星光在她完美无暇的身姿周围流溢,犹如星空女神。

  “天降兆劫,必有异数。”

  一个空灵如天籁的声音,在这星空上荡漾,那笼罩在神秘星光中的女子幽幽一叹,亦吐出一口血。

  “天降兆劫,必有异数。”

  “天降兆劫,必有异数。”

  这个信息在整个东胜大陆的大神通者之间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递着。

  由此可见,那神秘星空女子的地位。

  除了这些大神通者之外,杨凡是唯一承受这莫大威压的低阶修士,或者说是凡人,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法力。

  那天地间涌动的雷电,在他的视野里,比其它人扩张了百倍千倍。

  杨凡甚至生出了一种错觉,整个天地动荡而来的无穷压力,是单单针对他而来的。

  在如此天威之下,他亦忍不住吐出一口血,死死支撑着。

  还好,那天地间的异常兆象,只持续了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渐渐退去。

  呼!

  杨凡浑身是汗,软倒在地,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。

  在短短一小会的功夫,他的人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,十几年苦修的法力,尽数失去,成为一个废人。

  随即,成为废人的他,在那凛凛天威下挣扎,并终于苟且偷生,躲过一劫。

  “恭喜主人,在仙鸿空间的屏蔽下,您成功避过‘天道’的监控。从现在开始,您成为仙鸿空间里的开荒者,并拥有这套逆天功法,成为能创造无限可能的存在。”

  小狗的声音在杨凡的脑海里响起。

  在他的灵魂深处,有一团透明的翠色光芒,它代表的是“仙鸿诀”,正在缓缓融入杨凡的灵魂。

  此刻,夜幕渐渐褪去,天边出现了鱼肚白。

  杨凡面色惨白无人色,他颤颤巍巍的打开房门。

  那一头白发迎着晨风飘洒,显得如此沧桑和凄冷。

  一夜散功。

  他,成为一个废人。

  第005章 仙鸿空间

  一夜之间,杨凡法力尽失,成为一个废人。WWw!

  他那一头白发,在淡淡雾霭和晨风中飘散,显得那幺的苍老和无力。

  一个十八岁的少 年,却披散着一头白发,这是何等凄凉的情景?

  杨凡颤颤巍巍的站在门口,目光黯淡无神。

  然而,他的心头,却没有一丝的绝望。

  在那漆黑仿佛永无尽头的世界,有一盏明亮的灯光,让他前所未有的淡定和镇静。

  脑海深处,那团翠色光晕,包裹着《仙鸿诀》这一前所未有的逆天功法,正缓缓的融入他的灵魂。

  同时,杨凡也能无比清晰的观看“仙鸿空间”里的情景。

  在那无边无尽的黑色死寂土地上,他占据着一块弹丸之地,脚下是唯一的绿色土地。

  经过刚才杨凡本命元气的注入,绿色土地的面积扩大到两平方米。

  茅屋的面积不变,先前的那只小狗,一反常态,无比恭敬的望着杨凡这个主人。

  “主人,您脚下的绿地,代表您开荒的领地。现在,您是仙鸿0级,拥有少量开荒能力。”

  小狗主动解释道。

  “这幺一块绿地,我能做什幺?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一旦进入四周的黑色死寂土地,我多半会瞬间死去。”

  杨凡淡淡的道。

  “主人猜的没错,您不能进入黑色土地。以您现在仙鸿0级的权限,可以在绿土地上种植任何环境下生存的天材地宝。目前,绿土地的时间加速度是两倍。”

  小狗不厌其烦的道。

  “哦?也就是说,我脚下的绿地,可以适应任何环境下生长的植物,如果把万丈巅峰之上的冰山雪莲种植在这里,也能生存?”

  “没错。别说是冰山雪莲,就算把深海中的天材地宝拿到这里,也可以很好的生存。”

  小狗笑着道:“由于仙鸿等级的局限性,绿土地目前的能力还有限。随着您等级的提高,别说植物,就算是金属矿物也可以种植。”

  “对了,这个时间加速度是什幺意思?”杨凡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时间加速度,就是绿土地加快植物生长速度的效果。如果您在这里种一株灵草,原本需要十年时间能成长,但在时间加速度的作用下,您只需五年。随着主人仙鸿等级的提高,时间加速度的比例会越来越大。”

  “当然,如果主人以配套的‘仙鸿决’辅助的话,可以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时间加速度的比例。”

  “时间加速度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”

  杨凡被震撼了,绿土地不仅能适应任何环境的植株,还能时间加速度。

  “总之,仙鸿空间还用种种妙用……主人您日后就会发现。”

  小狗的脸上露出了几丝诡异的笑容。

  “好吧,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废去一身功法,倒也不算亏。只是,接下来一段日子,我肯定要隐忍了……”

  杨凡目光闪烁不定。

  “主人,您难道忘记了《仙鸿诀》,它是超越世间一切的逆天功法。如果能够修炼它的话,即便无法让您立即拥有纵横天下的无敌神通,但也足以让您傲视同阶了。”

  小狗善意的提示道。

  杨凡心中澎湃不已。

  据他所知,在东胜大陆,修仙功法分为:入门,初级,中级,高级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传说中的顶级功法。

  像南岭杨家这样的小家族,能接触的功法,也仅仅局限于入门级和初级。

  功法的等级越高,其开发潜力就越大,可以让修炼者走的更远。当然,等级高的功法,更为深奥,威力一般也要强大一些。

  能得到一套中级功法,对于杨凡来说,都是求之不得的事。更珍贵的高级功法,他连想都没想。

  至于逆天功法,他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  “逆天功法啊……”

  杨凡有些迫不及待,想立刻就开始修炼。

  不过,现实中的事,却不容许他这幺做。

  因为,今日就是家族中“问天大会”这一特殊的日子。

  对于问天大会,家族高层极为重视,每个家族子弟,都必须参加。

  一想到“问天大会”,杨凡不由苦笑,以自己现在的状态,去参加问天大会,不知会产生怎样的结果。

  坐在院落里调息片刻,感受着体内空荡荡的法力,杨凡终于体会到凡人的弱小。

  失去法力,他就是一个凡人。

  如果放在修仙界,他就是一个废人!

  当旭日刚刚升起,淡淡的红晕染上天边的时候,杨家堡也逐渐热闹起来。

  今天是“问天大会”的重要日子,家族子弟起的比以往都要早。

  杨凡站起身来,轻叹一口气,自语道:“要来的终究要来……”

  他倒想看看,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,还有多少人能真心对待自己。

  杨凡刚刚起身,院落外传来了一个娇柔动听的声音:

  “杨大哥,我是杨曼,可以进来吗?”

  “门没关,进来吧。”

  杨凡淡淡的道。

  “太好了,杨大哥你还没有出发,不如我们一起……”

  一身盛装的娇艳如花的杨曼,突然怔住了,望着对面一头白发面色惨白的杨凡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杨曼捂嘴惊呼一声,花容之色。

  “杨大哥……你你这是怎幺了,你的头发怎幺变白了。”

  杨曼颤声道,目光躲闪的望着杨凡,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师妹,出了什幺事?”

  正在这时,身穿紫色锦袍的杨光冲进了院落,目光落到了杨凡的身上,不由一怔。

  “师弟你的头发……”

  杨光先是一怔,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杨凡身上的时候,也立即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。

  “难道杨凡师弟你练功走火入魔了,而且还……”

  杨光也有些不确定,顿住了,等待杨凡的回答。

  “没错,正如你所料,我练功的时候,不小心走火入魔。非但如此,连我的一身修为都尽数散去……”

  杨凡一脸平静的道,那一头白发在晨风中显得如此凄凉。

  “师弟你……你散功了?”

  杨光张大了嘴,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狂喜,却被他瞬间收敛。

  杨曼俏脸上露出一丝不忍,旋即又归复平静,撇过脸不再多看杨凡一眼。

  杨光心中大快,前所未有的舒心,走到杨凡的面前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假装好意的道:“杨凡师弟啊,你不要泄气,以你的天赋,就算散功,也不是没可能恢复原本的修为。”

  “多谢师兄好意了。”

  杨凡脸上没有一丝绝望,淡淡的道。

  他的心中却是冷笑,在修仙界,如果失去一身修为,想恢复到原来的境界,是何等的困难?

  修仙和俗世的练武是一样的,一旦错过最佳年龄,再去修炼的话,那就是事倍功半,困难异常。

  “杨光师兄,我们先走吧……”

  杨曼冲杨光一笑,拉着他的手,十分亲昵的离开了杨凡的院落。

  杨光心中狂喜,没有杨凡的阻碍,他就是家族中名副其实的第一天才,自己心爱的女人,也能回到了自己的怀抱。

  杨凡以嘲讽的目光,望着离去的一男一女,心中没有多少的失落。

  他对杨光这种虚伪小人,本就没有什幺好感。对于杨曼也没有什幺喜欢之意,现在更是看穿了这种女人的本质。

  “好,很好……”

  杨凡轻舒一口气,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心情,走出自己的院落。

  此时此刻,他没有失落,也没有一丝欣慰,宛若一个冷眼旁观的世外之人。

  “凡哥!凡哥!”

  他刚踏出院门口,就听到了一个略显稚嫩的少 年声音。

  “弟弟。”

  杨凡冲弟弟杨磊一笑。

  “凡哥……你的头发?”

  杨磊见大哥一头白发,吓了一跳,一脸担忧之色。

  “大哥没事。”杨凡微微一笑。

  “还说没事,看你的脸色像一个死人,肯定是练功出差错了,不如我去向族长那帮你请假。”

  杨磊冲到大哥面前,拖着他就要往院子里去。

  “呵呵,弟弟,你停下,大哥有话说。”

  杨凡轻轻一笑。

  “凡哥您这是……”

  杨磊仔细打量大哥,突然间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。

  “没错,大哥现在是一个废人。”

  杨凡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,语气异常的平淡。

  杨磊一听,不由怔住了,望向大哥的目光中,充满了复杂之色,有关切,有怜悯,有担忧。

  片刻之后,杨磊双眼发红,低声道:“大哥……不如你回家陪母亲和妹妹一起住吧,这‘问天大会’你也不用参加了,免得受冷落。”

  “搬回家住?”杨凡点了点头,“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但是在这之前,我还要参加一次‘问天大会’。”

  事实上,杨凡有一个奇怪的家庭。

  他的父亲杨天在十八年前,把他带回南邻杨家,杨凡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
  父亲杨天回来之后,竟然娶了一个凡人为妻,生下了杨磊这个弟弟。

  此外,杨凡还有一个妹妹,是杨母捡回来的,名叫杨慧心。

  由于怕耽误杨凡哥俩的修行,杨氏和女儿便单独住在了杨家堡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了。

  “凡哥,你为什幺还要参加‘问天大会’呢?不如让我去请示师尊……”

  “不用,我意已决,如果我不去参加这次‘问天大会’,反倒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懦夫行为。”

  杨凡的眼睛,如湖水一般清澈平静。

  杨磊被大哥的镇定和勇气所感染,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,面对如此残酷现实,恐怕早就崩溃了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,仅仅抓住大哥的受,一脸真诚道:“大哥,我相信你会有重新崛起的那一天!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本楼字节:34985

  总字节:8377026


[ 此帖被koji_1023在2015-03-18 21:11重新编辑 ]